当前在线人数14563
首页 - 博客首页 - 海攀的博客 - 文章阅读 [博客首页] [首页]
混在美国名校(39)---美国初体验之同游校园
作者:haipan
发表时间:2012-05-10
更新时间:2012-05-10
浏览:2649次
评论:0篇
地址:71.
::: 栏目 :::
混在美国名校
我在美军航母上的八

我见到刘娟了。告诉老七,一切都好,她还没有跑(一笑)。我知道她前两天已经到达,可是没有联系方式,就打电话到中国学生会问。人家查一下新生登记,给我一个电话号码,我打过去,就找到她了。她住的地方离我这儿不远,也就十分钟路。张大姐说,其实王冠的学生都住在这一带,离学校近,房租还便宜,就是破旧一点。她说等你们开学忙起来,就知道住得近的好处,经常半夜回家,又没有车,住得太远,既不安全,也太花时间,等冬天下起大雪,走起来就更麻烦。我知道她的意思是说,住她那儿很好。我觉得她和老张人都挺随和,也挺安静,对我都不错。他们来美国很多年了,什么都懂,我有不明白的地方,就问他们。他们也说有什么事,可以找他们帮忙。我觉得这样比扎在新生堆里好很多,成长得快。我准备先在这里住一年,等你来了,咱们再找一个单元房搬出去住。

刘娟挺高兴见到我,说终于有一个朋友了。我说你想交朋友还不是容易得很,不过要说靠得住的,那就只有我了。她说我臭表功。我把你让我带给她的礼物送给她了,她让我代她谢谢你。我说小静的意思是请你多帮我,怕我在王冠学不下去。结果我们俩说好,她有什么跑腿出力的事,就找我,我要是有学习和实验的问题,就找她。不过好象我有一点吃亏,不是一个专业,不知道她能帮我什么忙?也许还是逼着我学习,打我手心什么的。

刘娟带我参观了一下她住的地方,是一个家庭公司出租的一栋小楼,地上二层住得都是学生,大部分是中国人,地下室放着杂物、破家具什么的。她的房间比我的还小,窗户更小,又在一层,不是很亮。她们四个人用一个盥洗室,和二楼的人共用一个厨房,条件比我那儿差得远。不过,她的房租特别便宜,只要一百五。那么多人住在一起,平均下来的水电费也肯定比我的少。她说那里很抢手,很多人想搬进去,可是这一层现在都是女孩,不要男生,所以才把她特招进来。我说条件不太好,你可以找一个好一点的地方。她说反正开学后就会忙死人,住哪儿都一样。我猜她是想多省点钱,好替老七办担保,就没有多说什么。

中午我在刘娟那里吃得饭。她也没有什么好东西,就是下方便面,不过人家可是又打了鸡蛋又加了青菜,还放了海鲜酱,比我的纯煮方便面好吃多了。下午我跟刘娟还有她们寝室的一个女孩,拿着王冠介绍上的那个小地图,一起去国际学生办公室报到,顺便去校园探探路,看一看王冠是什么样的,还有她们系在哪里,我们系在哪里,图书馆怎么走,计算机房怎么去,以及校区间怎么联接等等。我们很多基础课在主校区上,等上专业课后才会回到医学院这边。当时心里真的很兴奋,以前我保证要带你来王冠看一看,现在我不仅来了,还要在这里读好几年,天天都会在校园里转,这不是梦想成真又会是什么?

主校区非常非常漂亮,象公园一样,树呀、花呀、草呀、路呀,都十分精致典雅,修剪整治得特别好。大部分建筑是欧式风格,雕梁画栋,古色古香,庄严肃穆,而且一点都不显得陈旧,维护保养很到位。这样的校园,你在任何地方、任何角度看一眼,都会印象深刻,终生难忘。说实话,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形容才好,反正你明年就会过来,到时间我做导游,带你看个够。刘娟她们也是看到什么都喜欢得不得了,一个劲地说,太漂亮了,太美了,还说没有照像机,不然马上照像,照它十卷八卷都行。我也说王冠这种地方,一生来看一次都值,能来这儿读书,实在是太幸运了,这一辈子也没有什么可遗憾的。

她们两个人是见什么爱什么,看进眼里就拔不出来,一会看花,一会看楼,对校园里的那些小亭子、小池塘、小喷泉、小假山什么的,都看来看去看不完。我总催她们快走,不然一个下午都逛不完校园一个角落。我告诉她们,老张说了,这里的草坪随便走,楼房随便进,你就把自己当主人就行了。那两个丫头一听,高兴地不走砖路了,专走草地,说这样才有青春气息。她们见什么楼房都嚷着要进去看一看,我说咱们就拣最漂亮最大的进去瞧一瞧就行了,今天来不及的,以后有的是时间仔细看。我们拣了一栋最大最好看又显得特别古老的大楼进去转,看样子象是学校主楼,里面其实完全是现代化的,连电梯都有,各种设备都很齐全。我们在大厅里坐了一会,那里的桌子巨大,特厚重那种,凳子很古典,很宽,我们这样的块头,两个人挤一张凳子都行。屋顶是尖锥形的,刻着图,画了画,象电影里的教堂似的。墙上高处四周都是名人的照片,有总统、有诺贝尔奖获得者,还有些我们不知道的名人,也许是州长、国会议员、公司老板什么的,都是王冠的校友。我们还转了几间教室,有大有小,都挺整洁摩登。我们都说以后每天在这里上课,心情一定不会差,人家多好的条件都给你了,学的怎么样,只能自己负责。就这样,不停地看呀不停地转,跑了一个下午,连报到都没有去成,天擦黑才回来。本来想去医学院那边看一眼的,也没有时间。我们约好明天再去逛,要报到,还要把医学院、商学院等校区都转一遍,既开眼界,也熟悉地形,还当逛公园,多舒服多享受呀,开学以后,恐怕就没有这个闲情逸志了。

第二天早晨我对她们说,咱们直接去医学院,要是去了主校园,你们又不肯走了。她们俩人都说好,还说转完医学院就直接去商学院。医学院校区新很多,有好几栋巨大的现代化建筑,楼顶上还悬着一架直升飞机,轰隆隆响得挺厉害。它的风格与主校区完全不同,虽然也挺好,却不如那些老建筑看起来有味道。我们钻进楼去,摸索半天才找到我们系,也就是在外面走廊转一圈,没敢跟那里的人打招呼。听说美国干什么都要预约,不速之客不受欢迎,而且我看办公室进进出出的人都很忙,也不想打扰人家。那栋楼实在太大,出来时我们迷了路,只好随便找了一个出口钻出大楼,结果方向不对,又走了好半天,才进入刘娟她们系的大楼。她们那里也差不多,看不出跟我们系有多少不同。

随便转了转医学院,我们又往商学院走,挺远的,走了好半天。刘娟说应该有班车,介绍上有,就是不知道放假还开不开。我说我想问老张来着,可是他太忙,总是见不到人,咱们就当是逛街看风景,兼了解周围情况吧。我们看到很多小吃店、酒吧、商店、游戏厅、加油站,还有停车场。这里连停车场都盖楼,开始我们还奇怪,怎么这个大楼没有外墙,走近一看,才知道是停车大楼。我当时就吹牛说,以后我要买一辆汽车停在这里。后来看到门口的收费标准,我们三个人都笑,价格能赶上租房子。我要是把车趴在这里,那就只能以车为家了。

商学院都是一些二三层高的红色小楼,外表看上去一般般,进去一看很豪华,到处都是巨大的吊灯,皮沙发,还有壁炉,屋子里还有很多植物,好些我都没有见过,一开始以为是假的,仔细一看才发现是真的。刘娟很喜欢,说真有情调,我觉得实在是钱多得没处花了。这时我们都很累很饿,我就大着胆子询问一个美国人哪里有饭店。那个人看出我们是新来的学生,就慢慢地说,你们要找饭店的话,需要走出校园很远,如果你们只是想吃一个汉堡包的话,前面左转就有一个咖啡厅。我们三个人找到那里一看,才知道这里所谓的咖啡厅就是餐厅。刘娟的室友进去就喊,看哪,这儿有一个地铁站。我们都奇怪,没有听说这里有地铁呀,再说也不能把地铁站安到学校餐厅里吧。仔细一看,人家也是买吃的,我们都说这名字起得好怪,后来看到那个细长面包,我才恍然大悟,因为给长面包里面夹上东西,不就跟地铁长得差不多嘛。不过,我们不知道它是怎么吃法,还是一个人啃一个汉堡包完事。

吃完饭后,我们说到大沙发上休息休息,享受享受。坐了一会,发现过来过去的人,都盯着我们看,搞得我们莫明其妙。刘娟的室友说是因为刘娟太漂亮,人家都奇怪,这是哪来的。刘娟说不可能,白人女孩好看的很多。后来我们三个人就分开坐,果然来往的人都只看刘娟,不睬我们,有几个人还来来回回好几趟尽情参观。我当时就想,你要是来了,肯定也有很多人来看你,我到时间一定要搂着你的腰,让他们知难而退。后来有一个人上来问刘娟是不是新来的学生,要不要帮什么忙。刘娟说我们是参观者,没有什么需要帮助的。她的室友说,我有要帮忙的呀,他怎么不问我。我们俩笑,刘娟红着脸说,走吧,这些人无聊。我还开她的玩笑说,老七交给我的任务太艰巨,这些洪水猛兽,俺哪里档得住呀?

回到主校区,我们就直接去国际学生办公室注册报到。人家把护照、签证、I-20表对照复印一遍,地址、电话问了一下,直接输入计算机就行了,挺快的。然后给我们每人发了一张工作安排单,哪天何时要做什么等等,非常清楚明了。下面我们要做的,主要是参加入学培训和办社会安全号码。我不知道这个社安号是什么东西,刘娟说就象国内的身份证一样,银行开户、租房、买车、找工作等等,都要用它,很重要的。

那天晚上老张十点多就回来了,我问他怎么今天这么早,他说他实在太累,而且还要做一周的饭菜,所以就给自己放一晚上假。我特兴奋地把这两天逛校园的感爱讲给他听,老张冷笑一声说,如果你每天天不亮就上班,天黑透很久才下班,那些花呀草呀的,对你有什么意义呢?它们好看不好看,你都没有时间看。那些建筑再漂亮再壮观,如果你每天必须在里面无穷无尽地卖命,直到流尽最后一滴血,你还会那么喜欢吗?可能你恨不得把它踹倒算了。末了,他还来了一句,地狱也可以是很诱人的。你说老张这人,哪来那么大气呀?说什么都没有好词。我本来挺高兴的,被他这么大一瓢冷水一浇,搞得挺没有意思,我决定不理他了。

不过,老张后来吃饭时,还是把我叫去,给我介绍一番王冠的情况。他说王冠有十几趟班车,在不同校园、不同校区之间不停地来回开,有的五、六分钟一趟,有的十来分钟一趟,也有定时间的,半个小时或一个小时一趟。象主校区到医学院、商学院,都有班车,你们根本不用自己走。他说图书馆、计算机房和一些主要建筑里,都有班车站点和时刻表,让我去取一份放在包里,以后去哪儿都容易。他还说有一辆车正好路过我们门口,未班车开到半夜两点,以后我回来晚了,就可以坐它,安全许多。我问他交不交钱,要不要办一个乘车证?他说不用,任何人都可以随便上。我想太好了,以后你来了,没事就可以坐班车到处转,反正免费。

我对老张说,那么多公共汽车每天不停地开着转圈,要花多少钱呀?光汽油费就吓死人。他说钱再多也得花,好学校就要高品质,什么都必须是高标准,不能让学生在校园中间跑来跑去耽误时间。他说王冠一个学生一年的学费近四万美元,如果连班车都没有,或者服务不够好,肯定会有人抱怨。美国各个大学之间竞争非常厉害,而且来去自由,你不提供最好的条件,很快就会被学生抛弃。他又开始发挥,说中国条件是差,可是上学也不要钱,那你还能挑剔什么?我说现在已经准备收费了。他说收那一点钱,也只能垫一垫亏空,减轻国家负担,离全靠学费和捐款办学,还差得远。还是社会不够富,要想达到美国的标准,恐怕要再过半个世纪。你又想便宜,又想高质量,哪有那么好的事情?光学生来去自由,在学校间互相转学,就要很长时间才可能实现。他还说了一大堆,我也懒得记。他这个人整天忧国忧民,而且特别负面,你爸说过,发牢骚只能出气,不能解决问题,回头让你爸来教育教育他。

我说老张怎么整天愤世嫉俗的,原来是在国内受了委曲。昨天张大姐悄悄告诉我,老张原来那个学校,把领导子弟、干不了活的老师,都送出国进修,就是不给他名额,他一气之下,自己硬考出来了。我听老张的经历跟你爸挺象的,不过跟你爸争的那些人,好象并不是很差,后来你爸也得到一个名额,只是运气不好,没有能出来。我对张大姐一说,她说你不知道,以前的干部,多少还有点公心,现在的干部,那是赤裸裸地以权谋私,根本不在乎国家不国家,群众怎么讲。她说自费出来的人,当然大部分还是为了多挣钱,过好日子,象她就是这样,反正在国内也就是一个工人,到这里还是一个工人,挣得钱可多几十倍。可也有一些出国的,是看不惯国内的不正之风,逃出来的,老张就属于后一类。张大姐还说,本来老张在德州已经有一个不错的工作,工资还挺高,就是因为咽不下这口气,硬是辞职跑到王冠来做博士后,准备将来当教授。他老婆不同意,一直跟他闹离婚。他这么省,就是为了把钱寄回家养儿子。我惊讶地说,原来老张有小孩呀,怎么没有听他提到过?张大姐说,你小屁孩一个,人家懒得跟你讲。
……

[上一篇] [下一篇] [发表评论] [写信问候] [收藏] [举报] 
 
暂无评论
 
用户名: 密码:
发表评论
评论:
[返回顶部] [刷新]  [给haipan写信]  [海攀的博客首页] [博客首页] [BBS 未名空间站]
 
Site Map - Contact Us - Terms and Conditions - Privacy Policy

版权所有BBS 未名空间站(mitbbs.com) since 1996