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在线人数14700
首页 - 博客首页 - 海攀的博客 - 文章阅读 [博客首页] [首页]
混在美国名校(28)---出奇能制胜之救命绝招
作者:haipan
发表时间:2012-04-26
更新时间:2012-04-26
浏览:1607次
评论:0篇
地址:71.
::: 栏目 :::
混在美国名校
我在美军航母上的八

郑卫轻松了没有两周,老泰山又来找事了。这天杨小静一见他就说:“郑卫,你别玩啦,我爸叫你去考研究生哩。”郑卫吓死了,指着自己的鼻子说:“你说什么?我,去考研究生?”杨小静说:“对呀。我爸说你与其这么晃悠,不如去考研究生。你读研究生成绩好的话,不就可以盖住本科成绩了吗?”郑卫结结巴巴地问:“考……考哪儿的?”杨小静说:“肯定是综大的呗。我爸就认综大。”郑卫快崩溃了,向心上人打躬做揖道:“小静呀,你就饶了我吧!这个出国就把我折磨得半死,再考研究生,我实在是没法活下去啦!现在都什么时候了?马上就要开考,我就是想复习,也来不及呀!”杨小静难受道:“都怪我。我爸问我,你都在干什么,我说你天天玩。这不,他就给你找事来了,唉!”郑卫怀带希望说:“你爸不是说把我安排到他们学校工作吗?”杨小静说:“这应该没问题吧。可是你迟早还不是要走?或者出国,或者考研,逃是逃不掉的。”

郑卫其实心里一直掂记着这个事,只不过尽量不去想它,能拖多长拖多长,能逃多久逃多久。现在看来真是没法拖、没法逃、拖不下去、逃不掉了。他呆呆地坐在那里,嘴里如失去控制似地不停地呢喃:“怎么办呢?怎么办呀?”杨小静看郑卫痛苦成这样,心里难过,跺了一下脚说:“算了,我就跟我爸说,今年考研报名日期已过,要是走不了,明年再说吧。”郑卫双手抓住她细软的小手,心里满是感激。杨小静乖巧地投入郑卫的怀抱,用自己的小脸蹭着郑卫的耳朵和脸颊。郑卫抱着她,心里暗下决心,无论上天入地,就算是拼掉自己的小命,也要带心上人出国。

就这样,郑卫恢复了机灵劲没有几天,巨大的压力又把他变成了祥林嫂。他整天恍恍惚惚地,嘴里不停地念叨:“怎么办呢?怎么办呀?”简直比当年找对象还发愁。以前追杨小静,因为实在没有把握,心里反而是拿得起放得下。这次可不行,没有选择,必须成功,不准失败。今年出不去,明年出,明年出不去,后年出,三年五年出不去,还得去考研。如今居然变成了上完研究生后,还是要出国,不管怎么样,不出国就是不行,死也要葬在美国!杨教授简直是把他往死里逼呀,要是别人,他早就跟丫拼了。可是他太爱小静,小静想出国,他无论如何也得带她出去。杨教授是够狠,可那也是为自己好。现在是竞争社会,你拼命干还不一定过得好,你要是瞎混,马上就会被淘汰。出国吧,一定要出去,既然根本无路可逃,那么无论如何今年都要走,不然明年又要考研还要考托考寄,岂不是更完蛋?

郑卫如今是神神叨叨、魂不守舍,不停地琢磨着怎样才能出国。他一会想,说不定运气好,哪个学校会给他一个全奖。一会又觉得,不能自欺欺人,一定要想出一个办法来。他想,正常的路,他能走的都走了,下面能做的,大概也只有按照武侠小说上写的“剑走偏锋”,或者按照兵书所言“出奇制胜”了。可是想来想去,也想不出什么妙招来。怎么人家一瞬间就能想出那么多惊人的好主意来,轮到自己就什么都不行了呢?怎么办呢?怎么办呀?

这天夜里,郑卫躺在床上,把申请留学的各个环节再次捋了一遍,还是找不出在哪个部分、什么地方、用怎样的办法,才能提高自己出国的可能性。再多报几所学校?没有多大用。修改成绩单?根本不可能。再一次考托考寄?已经来不及。迷迷糊糊睡了一会,他突然惊醒,一下子坐了起来。一个念头涌了上来,对了,推荐信,推荐信!要是有一封极强的推荐信,也许会很管用。他现在的推荐信,纯属应付差事。几个老师写的东西,也都是千篇一律,泛泛而言。要是能精确打击,对,直接把推荐信寄给某一个美国教授,哪不就把握大多了吗?

郑卫赶紧往下琢磨。找谁呢?班主任,不行,他连国都没有出过,听说现在也正在联系出国到什么学校去进修哩。那两个教授,一个也没有出过国,另外一个倒是出去过,不过听他说去的是一个研究所,不是学校,只收博士后,不招博士生。还有谁呢?谁认识外国的教授?郑卫突然想起来,哎呀,梁主任,刘娟找的梁主任!他出过国,认识很多外国大牌,尤其是那个叫詹姆斯·巴特曼的教授。梁主任给他们上课时总吹,说这个人跟自己关系多么好,又多么聪明能干,现在已经当上基因系的系主任了。不过,他去得可是王冠呀!开什么玩笑?你疯了啊还是狂了呢?郑卫躺回床上,心想这又是一个死胡同。

可是,郑卫却再也睡不着了。王冠,王冠,这个名字一旦进入他的脑袋,就再也赶不走了。要是能去王冠,那就象登月,不,就象登火星那样不可思议,那样无比辉煌。可是,连刘娟都没有把握,自己这样的,不是异想天开吗?不是痴人说梦吗?不是脑子进水了吗?不是幻化成妖了吗?可是,可是,只要王冠能录取,就等于有了奖学金,有了签证,飞向了美国,那可真是一箭穿心呀!不过,梁主任会替自己美言吗?不可能,根本没有希望。梁主任非常“西化”,特注重个人信誉,根本不会做假,而且就算梁主任肯为人“美言”,那也绝不会是自己,一个跟梁主任八杆子打不着、什么也不是的学生,还是一个坏学生。他琢磨起自己跟梁主任的交情,基本上可以说是一无所有。梁主任给他们班讲课时,对所有同学都是不冷不热,不远不近。他教过那么多班,那么多学生,对于他这样一个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学生,有没有印象都很难说。他记得那门课他学得还算不错,成绩中等,因为毕竟是系主任的课,他既没敢逃课,也没敢睡觉。要不,就求他写一封推荐信,他爱说啥就说啥去吧?

郑卫想了整整一夜,也没有理出一个头绪来。第二天整个一上午,他都是躺在床上发呆。他知道,自己绝对不能找别人商量,任谁知道,都会说他是神经病,想出国想疯了。找梁主任去?他老人家会替自己写推荐信吗?就算他肯写,也是实事求是。可是他如果直说自己成绩如何差,什么都不行,那不就成了劝王冠不要收自己吗?自己不就是花钱费劲自找没趣吗?模模糊糊中,他突然有了一个主意,可是太遥远,太不清楚,他还要再想一想,边走边想。

没有时间了,也没有办法了,与其坐以待毙,不如冒险杀出一条生路来。郑卫决定,这条路无论如何都要试一试,哪怕半路走不通也要试。他想来想去,觉得唯一不会笑话他而又肯帮助他的,只有刘娟。他估计刘娟周末下午十有八九在图书馆看书,心里祈祷着最好老七不在,月半也不在。

很巧的是,他找到刘娟时,老七和月半果然都不在,可她周围还是有一些同学或者熟人。他进去把刘娟叫出来,犹豫着问:“老七呢?”刘娟说:“刚走。”郑卫又问:“月半呢?”刘娟说:“上街去了。”郑卫苦脑地低着头,不知道再说些什么好。把刘娟叫出来之后,他的勇气一下子消失了,自己发神经也就算啦,何苦还要拉着别人跟自己一起抽疯呢?人家刘娟多牛的人,才敢报王冠,自己是什么东西,也敢往那里想?沉默一会,他说:“没事,算啦,我走了。”

刘娟早就已经看出他有事,而且是大事,侧身拦住他,抬头盯着他畏畏缩缩的双眼,严厉地说:“说!”郑卫没有办法,吞吞吐吐地说:“我想……我想找梁主任……写推荐信,不知道……”刘娟当即说:“他是你老师,没问题。”郑卫嚅嗫着说:“那……那好吧。”刘娟突然猜到他的意思,有点惊住了,半晌才说:“试一试总没错。”郑卫点点头,低声说:“想……试一下基因系。”他知道刘娟报的是分子生物系。詹姆斯·巴特曼教授是基因系的,他稍微改一下方向,与刘娟并不冲突。说完他也忘了跟刘娟道别,转身就跑了。

郑卫从图书馆出来后,在校园里漫无目的地地转了几圈,边走边想刘娟的话。是啊,不试肯定没戏,试一下,不成也不亏什么,顶多又交一笔申请费。万一冒险成功,那可就赚大了。王冠,王冠,绝顶的王冠!为了王冠,什么险都值得冒,什么代价都值得付出!再说,他还有路可走吗?没有,一点都没有!不是他想冒险,而是他不得不冒这个险,只能拼了!

[上一篇] [下一篇] [发表评论] [写信问候] [收藏] [举报] 
 
暂无评论
 
用户名: 密码:
发表评论
评论:
[返回顶部] [刷新]  [给haipan写信]  [海攀的博客首页] [博客首页] [BBS 未名空间站]
 
Site Map - Contact Us - Terms and Conditions - Privacy Policy

版权所有BBS 未名空间站(mitbbs.com) since 1996