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在线人数14406
首页 - 博客首页 - 海攀的博客 - 文章阅读 [博客首页] [首页]
混在美国名校(24)---目标是美国之拼死冲锋
作者:haipan
发表时间:2012-04-20
更新时间:2012-04-20
浏览:1614次
评论:0篇
地址:71.
::: 栏目 :::
混在美国名校
我在美军航母上的八

每天学习到半夜,消耗又大,不补充点能量肯定顶不住。郑卫提议大家比赛背单词,谁输了谁给大伙买夜宵。大家都说好,由于有比赛,学得更起劲。可是这事坚持了没有两个星期,就坚持不下去了,因为刘娟和老七很少输,全是郑卫、杨小静和月半请客,尤其以月半请的最多。这下子月半不干了,叫唤说:“我本来就是陪太子读书,俺又不出国,凭什么你们外国人欺负我们中国人呀?我不干了,我不干啦!”

另外四个人也不好意思,都是穷学生,请一顿两顿的还可以,天天吃一个人的,搁谁都吃不消。大家便商量着决定,以后吃夜宵轮流买单,谁背单词背输了,改为罚打手心,让他长记性。五个人通常一起出去吃点小吃,来一碗汤圆、一份凉皮什么的,大家一边吃一边聊,都说这小日子过得挺不错。杨小静又时不时从家里带一些酱牛肉、卤鸡蛋等好吃的来,给大家改善生活,吃得人人兴高采烈。几个人都觉得,好朋友抱团一起学习,心情好、效率高、出成绩。这里面,郑卫是最愿意跟大家一起学的。要不是有刘娟和老七带头,又有杨小静盯着、月半陪着,他早就学不下去啦。

除了背单词,后来对其它考项,如语法、阅读、听力、逻辑、数学什么的,大家也都照此办理,互相考,谁输谁挨打。按照规定,每次考完,由考得最好的,打考得最差的,其他人在旁边加油。结果大部分时间都是刘娟考得最好,其他人各有千秋。刘娟打月半和杨小静时轻描淡写,拍两下完事。打郑卫和老七时却狠得多,找出把尺子使劲打,每打一下还要求挨打的喊一声:“打得好!”郑卫挨完打后会摸着手哀叹:“痛彻骨髓呀!”杨小静就会悄悄地帮他揉一揉手。老七倒觉得这样好,他可不想看到刘娟白净的小手扣在郑卫粗糙的大手上。


一忙起来,时间过得飞快,眨眼到了期未,大家不得不暂缓学英语,集中精力以应付专业课的考试。杨小静倒不用做什么调整,把自己的教材拿出来翻一翻就行。考试的时候,她拿到试卷就笑了,这都是些什么呀,实在太小儿科,跟托福没有办法比。几门考试,她大多用了一半多一点时间就做完交卷走人。她提前出考场,倒不是想显摆,实在是忙不过来。她得抓紧每一分钟,赶快背托福去。不然一比赛全垫底,一个晚上挨好几次打,这个打完那个再来打,让本姑娘的嫩脸往哪里搁呀?

期未考试成绩一公布,杨小静两门功课考全班第一,一门考第二,还有一门考第三,总评全班第一,名次大幅提高。她表面不动声色,心里还是蛮高兴的,可也只是高兴了一会,就又忙着备考托福去了。她已经不把自己的同学当成比赛对手,现在她要追赶的是综大的正规生,是全国的尖子。

杨小静回家把成绩给她父母一汇报,可把杨教授和林主任高兴坏了。林主任立即说:“小静呀,进步这么大,你想要什么奖励,尽管去买,多贵妈都掏钱。”杨小静哀叹道:“我哪有时间呀?”杨教授笑着一个劲地点头说:“好,太好了!这就叫以考促学。无论你考不考托福,只要把学习抓上去就行。看来我们是做对了。”杨小静意兴阑珊地说:“对什么呀?把我都累死啦,比准备高考都累。再说,子弟班里考个第一算什么呀?我去跟小学生比,还永远第一哩!”杨教授反对说:“子弟班的第一,也是第一。你以前拿过第一吗?没有呀。这就是进步!再远的路程,都是一步一步走过来的嘛。”杨小静还是觉得没有意思,嘟着嘴说:“可是,我还是学不过郑卫他们呀。我可是专门学英语的,怎么连人家读生物的都学不过呀?”林主任一手抱着女儿的肩膀,一手握住她的手安慰她说:“他们比你大嘛。你又不考试,又不出国,事情又多,比不过他们也是正常的嘛。”杨教授也对女儿说:“考试不是目的,重要的是提高自己。他们要出国,必须考高分。你要分数也没有用。学到真本事,以后能够拿得起工作就行了。你不要总认为我给你讲大道理,我说的都是实在话。不要去比了,没有意义。”杨小静这次觉得她爸说的还是有些道理的,再转念一想,自己的口语比他们几个强,以后做口语翻译好了,心里舒服不少。

杨小静正想回屋休息片刻,杨教授又说:“小静呀,我这里还有一个好消息。你去跟小卫说,他的工作有眉目了。”杨小静奇怪道:“你不是让他出国吗?怎么又帮他找工作呢?”杨教授不屑道:“你们这些孩子,想问题都是一条线的。他要是考得不好怎么办?就算他考得好,人家美国领事馆不给签证怎么办?还不是要找工作?去哪儿找呢?”杨小静忙考托忙得晕头转向,根本没有想这事,随口说:“他还有一年才毕业呢,现在着什么急吗?要是出不去,就找一家公司去干呗。”杨教授耐心地说:“公司好找吗?办不办得了户口?北京户口容易搞得到吗?再说,刚进公司要熟悉业务,忙得很,怎么准备再考呀?”杨小静惊问道:“你是说,他这次要是出不去,还得再考,是不是?”杨教授肯定说:“当然喽。他一个综大的高材生,去公司打杂不是太可惜了吗?”杨小静语带挑战地问:“那你已经把他安排到哪里了?”杨教授倒不在意:“我能说上话的,只有咱们学校。团委有名额,我已经跟他们说了。还只是一个意向,没定。不过,我估计问题不大。”杨小静不满地说:“那到团委工作就有出息了?”杨教授解释说:“过渡一下嘛。那里工作不算忙,而且环境好,他可以继续考出国。他那么年轻,只要留在学校里,以后就好办。”

杨小静一想,怎么他们的一切,都是她爸说了算呀,心里不是一个滋味。可是她也知道,她爸是好意,就凭她和郑卫两个人,没有她爸帮忙,留北京可太不容易。那么多硕士、博士都没法留,郑卫一个本科,凭什么留呀?就算去公司,公司能弄得来户口吗?如果有户口指标,人家也给关系户了。这些事情,简直就是常识,人人都知道的,杨小静又怎么会不懂?她去跟郑卫一说,郑卫愣了一会,也说:“姜还是老的辣,你爸想得远。要没有他老人家帮忙,我要想留北京肯定没戏。帮我谢谢你爸噢!”他感激是感激,可是一想到这次要是出不去,还得不停地再考,心里就发毛。他咬着牙对杨小静发狠道:“看来,逃是逃不过去的,我得拼命啊!不然明年还得来一遍,更要命!”


到了暑假,只有月半一个人高高兴兴地回家看父母和男友去了。刘娟、老七和郑卫三人都留下来全力冲刺,准备夏未的托福、寄阿姨考试。杨小静有了学习成绩大幅跃升的鼓励,心气也上来了,决定跟他们一起考托福。四个人参加了英语学校的托福加强班,整天做仿真题和考过的真题,做完回去继续按成绩打手心。除了杨小静,三个综大学生还参加了寄阿姨冲刺班,也是整天做模拟题和以前考过的真题。虽然刘娟的寄阿姨成绩总体来说还是比两个男生强,尤其是语言部分,可是郑卫的逻辑时不时能考出出奇的高分,数学嘛大家差不多都是满分。他们三人说好寄阿姨是按项目打手心,所以郑卫偶尔也有机会去打刘娟的小手。老七看得很是心疼,象是别人占了自己女朋友的便宜似的。其实郑卫已经完全学傻了,对打美女什么感觉都没有。再说老七也打过一两回杨小静的手,他倒没有觉得自己也占了郑卫的女朋友的便宜。

郑卫现在真是发疯似地狂学,只要没睡着,就在学英语,连吃饭上厕所都在看书背纸条,平常那股机灵劲全没了,人显得呆头呆脑,嘴里念念有词,看人眼睛发直,做事丢三落四,跟精神病患者一模一样。本来郑卫学习是要靠人催促的,现在杨小静倒要时不时拉他出去走走,逼他去洗澡理发,借此休息一下,怕他走火入魔。原先他的水平跟杨小静差不多,比刘娟老七要差一大截。他这么一拼命,很快就赶了上去,吓得刘娟和老七也更玩命了。杨小静现在成了落后分子,托福都比那三个人差,寄阿姨不参加考试,更是不用比。

临近开学,几个人接联考了托福和寄阿姨。考完之后,他们几乎虚脱,都是躺在床上几天爬不起来。拼命这么久,突然停下来,郑卫回头一想,真是恍如隔世呀!

[上一篇] [下一篇] [发表评论] [写信问候] [收藏] [举报] 
 
暂无评论
 
用户名: 密码:
发表评论
评论:
[返回顶部] [刷新]  [给haipan写信]  [海攀的博客首页] [博客首页] [BBS 未名空间站]
 
Site Map - Contact Us - Terms and Conditions - Privacy Policy

版权所有BBS 未名空间站(mitbbs.com) since 1996