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在线人数14581
首页 - 博客首页 - 海攀的博客 - 文章阅读 [博客首页] [首页]
混在美国名校(11)---追妞不容易之狗熊鼠胆
作者:haipan
发表时间:2012-04-03
更新时间:2012-04-03
浏览:1515次
评论:0篇
地址:71.
::: 栏目 :::
混在美国名校
我在美军航母上的八

开始不觉得,碰到过几次后,杨小静发现,近来路遇郑卫的次数好象挺多的。他还是那个老样子,笑嘻嘻的,招招手或者敬个礼。杨小静有点怀疑,这是他故意要到这里转悠,以便见到自己。她倒没有觉得烦,因为郑卫似乎就是把她当做一个熟人,没有一点点过份的表示,比如要跟她交朋友呀,要拉她去吃饭看电影呀,甚至没有跟她说话的意思。碰到的次数多了,她就有些习惯了,有时候好几天没有看到他,还觉得有点怪怪的。

这天下午,她刚进校门,就看见郑卫一个人往外走,依旧一付嘻皮笑脸的样子,冲她挥挥手。她也笑笑点点头,继续骑车往前走。在经过他身边的一瞬间,一个念头突然出现,对了,是他,应该是他,她一下子猜到是谁给自己送得花。情人节过去这么久了,她本以为会随花而来的狂热追求,却并没有出现,送花的人,也再没有亮象。这使得她除了纳闷还是纳闷,甚至以为是谁送错了地方。可是她妈说了,人家明明白白说是送给杨小静的。问题是送了花却不展开进攻,那要不是脑子进了水,就真是钱多得没地方花了。她还是有点怀疑是张前派人送来的,可是看到他对自己那一副恨之入骨的样子,怎么都不象。现在她突然明白了,只有一个人会做出这种让人难以理解的事,他就是这个喜欢自己却不敢来追的郑卫。

杨小静骑车来了一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,追上郑卫。郑卫刚刚看到了心上人,正在心潮起伏,激动不已,突然见到美女从天而降,杀奔回来,真是又惊又喜,手足无措。杨小静直接了当地问:“是不是你送的花?”郑卫知道东窗事发,涨红着脸又点头又摇手地说:“真的没有别的意思,就是……反正我也没有别人可以送。”杨小静倒是很镇定:“你们班不是有好些女生吗?”郑卫满脸通红:“太熟悉了,容易误会。我也没那个意思。”杨小静又问:“那个白白的女孩不是很好吗?”郑卫说:“你说刘娟吧?人家成绩那么好,现在又当上班长了,怎么可能搭理我?”杨小静说:“你们是一个班的,都差不多吧。”郑卫摇手:“差得远。他们是国家栋梁,我是混混。”杨小静被他勾起心事,黯然神伤:“我们才是混混呢,混个文凭吧。”郑卫连忙讨好说:“你们也是栋梁,出来大家都一样,都算综大的毕业生。”

杨小静所认识的综大学生,几乎都是一开口就吹自己,只不过有的人是直接吹,有的人拐弯抹角吹罢了。象郑卫这样真诚地自称是混混的,她还是第一次碰到。她最讨厌的,就是别人自夸学习多么多么好,成绩怎样怎样牛,郑卫的谦恭,让她大感舒服。当然,她并不真的认为郑卫就是一个混混,能考上综大的人,怎么也是千里挑一、万里挑一的人物,怎么混都比自己强得多。关键是态度,态度好是最重要的。杨小静心里高兴,脸上并没有显出来,只是淡淡地说了一句:“以后不要偷偷摸摸的了,再见。”然后就骑着车离去。

郑卫先是激动地发晕,后来想起小报幕说“以后不要偷偷摸摸的了”,那不就是可以公开找她玩了吗?他高兴地手舞足蹈,在路上就扭了起来。太好啦,可以找小报幕玩了,真棒!他开始琢磨找她一起去干什么好,吃饭?跳舞?还是唱卡啦OK?想了一阵,心情平静点了,他的自信便开始退潮。他本来就不是那种自以为“可上山打虎,可下海擒龙”的人物,学习又不肯用功,别的也看不出有什么长处。象小报幕这种谁见了都会流口水的美女,怎么可能看得上自己呢?想来想去,还是算了,能认识就好,别自做多情,别白日做梦。希望的越多,失望也就越多,得到的越多,失去就越痛苦。他以前也暗恋过几个女孩,结果都是以失败告终。当看到心仪的姑娘牵着别人的手欢快地跑远,他除了回家大被蒙头躺上一天之外,什么也不能说,什么也无法做。那种滋味,他想起来仍是心疼。当初他也不是不喜欢刘娟,可是他还没有往围着她的密密麻麻的人丛中挤之前,就被她那出众的外表和极端的聪明以及不拘言笑的表情给吓了回来。还是做朋友好,自由自在,大大方方,轻松愉快。只要有所求,就会有压力,就会很紧张,就少了很多乐趣。小报幕,算了吧,能做朋友就不错了。女朋友嘛,还是回家去找吧,乡下妞看着就踏实。


机会不久就来了。班上宣布组织春游爬山。有人问可不可以带朋友。刘娟犹豫一下,想着跟外面谈朋友的同学也没有几个,何必扫人家的兴,就说可以。大家一阵轰笑,都说便宜了那几个家伙。还有人提议带朋友来的同学,必须表演几个“三级”亲热动作,以证明他们真的是男女朋友。大家都起哄说:“那是必须的!”

郑卫也跟着起哄,明知道月半的男朋友在外地,却对她说:“月半小姐,你也把男朋友带来,给大伙秀一秀什么叫‘爱情’,好不好?”月半也不怯场,反攻道:“行呀,你给多少出场费?”郑卫笑道:“那要看你们给大家表演些什么了。”月半做妩媚害羞状道:“你过来,我悄悄告诉你。”郑卫知道靠过去准没有好事,就拉旁边的老七,说:“快去听呀,月半要告诉咱们她的表演计划。”老七一心在刘娟身上,对他们两人的斗嘴没有兴趣,说:“不就是拥抱呀、对嘴呀,有什么意思嘛?”郑卫对月半叫道:“哇,他居然对你的表演不感兴趣。”月半回击道:“他对你的表演最感兴趣。”郑卫回说:“我跟谁表演呢?要不我自己亲自己?”说着就把手举到嘴前做亲吻状,还发出几声怪响。月半大笑道:“那算啥意思?有本事你去把小报幕叫来呀,对,你去叫小报幕!”

郑卫心里扑通一下,心想这可真是一个机会,表面上却做出一付无所谓的样子说:“叫就叫,你以为我叫不来呀?”老七在旁边一下子来劲了,推着他说:“你叫呀,叫呀!你连人家面都不敢见,还叫人家呢?吹牛也没有这么一个吹法。”他并不知道郑卫与小报幕相遇和小报幕叫他不用再偷偷摸摸之事。郑卫也是一点把握都没有,嘴上却不肯服输,继续牛道:“我才不叫呢。我要叫的话,她肯定来。不过,她一来,不知道会便宜了哪个王八糕子。我才不会给别人做嫁妆呢。”月半和老七都认为他纯属胡扯,一起对他表示鄙视。不过后来老七向刘娟汇报时,刘娟却说:“有可能。”

[上一篇] [下一篇] [发表评论] [写信问候] [收藏] [举报] 
 
暂无评论
 
用户名: 密码:
发表评论
评论:
[返回顶部] [刷新]  [给haipan写信]  [海攀的博客首页] [博客首页] [BBS 未名空间站]
 
Site Map - Contact Us - Terms and Conditions - Privacy Policy

版权所有BBS 未名空间站(mitbbs.com) since 1996